Cha 無此人

热爱聚合又离散的鸟群。

回到顶部

​repo

断断续续看完了呱呱的浊,接着又看了好几遍(。)直到刚瞄到偷跑的配图,爆炸之余终于忍不住跑出来哭诉一通。

 

对呱来说,执笔过程中或许首先在想的是怎么把死亡面前二人的情节安排得更妥当些,但言语在捕捉角色心理和微动作上的精准已经完全出卖了才气,就像在群里永远能手速超群地接下脑洞基调和反应出某时某景下的特定G点那样,一直很让人羡慕。

 

在别的晏赛晏文中常常会因为“这就是我心中的赛斯啊”而悸动不已,但在呱这里是“这样的赛斯魅力远超过我心中那个拘泥于日常调笑的人”,换句话说,顽劣之深让人又爱又恨,并且毫不含糊地自食其果,大概也使我脑中那些敢冷静带过却没能力站在现场直视的死亡镜头有了归处。医学生真是人间珍宝啊!

所以整篇文又冷又暗,充斥失血感,不管怎么换措辞都只是调节气氛而已。我喜欢那些在经历过无数次的濒死中与自己全身的器官对话的细节,让你认清他的温柔和洒脱从头到尾都是建立在什么样的灾难之上。

 

一步到位的死亡甚至被推向了仁慈的一面,战争年代的尊严可供兑现的方式实在是不多。之前是在哪看到说若死去之人轻易归来那么生命的分量也会随之变轻,这个老话题在这篇文中变成了一个沉重的愿望,一根风筝线,一端捏在一个失去客观的神之头脑手中。

 

晏华这边,对上冷色调的神官一定是最难办也最容易吃刀的时刻——与生俱来名正言顺的那把刀,就差该和生辰八字一样写在交往须知里,却被套上伪装,用甜蜜的爱意包裹,让人在面对结局之时毫无还手之力。无论是若无其事地骗走子弹,还是流露出徒劳挣扎的那一面,最后都会在晏华心里变成一次走火的痕迹。

到底谁才是那个糟糕的另一半也未可知。

 

所以赛斯说抱歉的时候应该是认真在抱歉的,比任何一次闯祸认错都真。当他嘴唇麻木,双手灌铅,只能用牙齿接过晏华递来的烟,是让我感到最无力的一刻,甚至比血流成河被迫饮弹更加难堪,宛如浊世对他报以的最后嘲讽,让他离认输更近一步。

当拆穿所有无用本事,用尽所有安慰话语后,还能做什么呢,除了接过凡人的吻,用以支付下一次回来时信守诺言的对价。

 

这就是我从初入坑时就想看到的,犯规的,蠢蠢的,让人无可奈何又疯狂痴迷的神官了(结果还是用了这样的句式)

无论会不会有更多的文,这一篇已经是非常让人满足的招待~

感恩合十。

 @片纸桑 

 
 
评论(2)
热度(14)
  1. 片纸桑Cha 無此人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有生之年居然能收到长评【膝盖刹车抱住cha酱大腿】从作者的角度看,我自己写的是被死亡笼...
©Cha 無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