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 無此人

热爱聚合又离散的鸟群。

回到顶部

[永七] Do While 语句 (上)

:3

布都御魂:

(下篇点我)


 


chaz生贺文


由于本来打算送chaz的生贺我突然卡文了,于是临时决定另写一篇送给chaz当生贺(原谅我QAQ


这篇是……传文活动那篇(本文未公开)的不同走向联动(ntm联动没完了)
背景:永七世界观、黑门魔兽不变,但所有角色都是普通人。(所以看过传文那篇的朋友应该知道它和传文那篇的区别在哪里了XD


试图学习a神文风失败并且在ooc的路上越走越远(1/1),看完请尽量不要殴打我……_(:з」∠)_


除晏华/赛斯外无明显cp向
主要人物:晏华,赛斯,雷切尔,珈儿,璐璐
牺牲结局,碎片描写


都ok的话就向下看吧↓


 


 


 


 


-----------------------------------------------


 


 


 


 


“那场战役,毫无疑问,是人类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其中具体细节我已经无法描述。我只有一句话要送给后来的人。倘若你们有朝一日也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局面,那么请记住——我们若凭信仰而战斗,就有双重的武装。”


 


 


 


1


 


“我这儿有一批新的改装枪,”雷切尔两手提着新的实验材料,用肩膀夹着电话在研究所的走廊里挪动,“你要是有空,就今天派个人过来取一下……哦,鉴于这地方有些非礼勿视的东西,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亲自来一趟。”


 


“我知道了。”晏华道,“我会晚点过去……解决了这边的问题之后。你还在坚持做那些东西?”


 


“你看我像是躺在砧板上等死的类型吗?”雷切尔耸耸肩,发出了一个有些诙谐的反问——险些把电话掉下去,但他及时稳住了,“别担心,我一向很有分寸,我保证副作用已经被降到最低了。倒是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的?”


 


“我并没有对你的行为给予任何的评论。”晏华看了一眼窗外,“事实上,我希望你能凭借科学的热忱继续你的活动,这也是安托涅瓦在统计了过去一个月的数据后的结论。”


 


“哎~我知道嘛,那样中央庭就不需要为此负任何责任了。”


 


“随便你怎么想吧。“晏华不置可否,“我要出门了,晚点再联系。”


 


“珍惜还能联系的日子吧。”雷切尔短促地笑了一声,用脚踢开了走廊尽头实验室的门。


 


 


 


2


 


黑门战争刚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在地上建立了很多避难所,也试图维持对地上避难所的武装保护;但由于黑门的扩散影响,中央庭的总部不得不临时搬到了地下。紧随其后的,中央城区、高校区、海上研究所、海湾侧城的13处集中避难所都相继搬到了地下,以最大限度地避开魔兽的袭击和黑雾对人体的不良影响。最后一批入驻地下的居民在一个月前完成了搬迁。


 


“东方古街的居民仍然拒绝离开他们的原居所,他们的领导人雯梓坚持认为东方古街拥有五行阵的庇护,无须搬入地下……但是我们都知道五行阵的本质根本没有它看上去的那么善良。”晏华走在地下城的路上,想起安托涅瓦在昨晚的会议上说的话,“另外,旧城区的环境太过混乱,我们根本无法在他们不自相残杀的情况下准确引导搬迁,甚至还有一小部分有组织的旧城区居民对中央庭怀有强烈的敌意。我们在试图让他们相信我们确实是安全的。这方面的工作是薇拉在做,她努力露出一些中央庭内部网络上的缺陷给白鸟去进攻,以给予他们和平的信号。”


 


东方古街,旧城区,晏华在脑子里大概过了一下这两个地方的特点,然后很快把它们放在一边。老实说,他不认为这两个地方有什么特别值得担心的——人们往往只在认为自己还有余力抵抗的时候才倔强地拒绝外界的帮助,一旦他们真正发现自己要面对惨烈的死亡,现在所有一切的问题都将不会再成为任何问题。雯梓,无疑是个优秀的领导者,她不可能在东方古街人民的存亡问题上真的犯傻;艾露比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但对网络和情报的控制能力也让她能够在形势有变的时候及时做出正确的决策。至于那些会在危机面前还忙着自相残杀的流民……晏华嗤笑了一下,那些人就算放他们自生自灭,也没什么好抱歉的。


 


与安托涅瓦不同,晏华对地面上目前还残留的大部分问题都保持着近乎冷漠的随机应变的态度。地下城有地下城的问题。晏华有时候会想,倘若他比现在要更有能力一些,能够做更多更有意义的事情,是否会变成一个更加大众意义上的善者。但是这问题从来是没有答案的。


 


“嗨华仔。”晏华路过C3区的时候照例看见了靠在墙边的神官,对方保持着那种惯有的轻松的笑意,“怎么今天又是你负责巡查吗?”


 


“不,今天是妮维,我有些别的事情。”晏华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没记错的话,你今天应该有讲道?”


 


“啊,我换模式很快的,别担心。”赛斯耸了耸肩,并不十分在意这件事,“有兴趣来听一下吗?《烟酒是魔鬼对人类的诱惑》——别笑,稿子我可是准备了整整两天呢,直到昨晚还在练习。”


 


“你的话题越来越无聊了。”晏华决定遵从内心诚实地表述自己的感受。


 


“没办法,你要原谅一个脑洞匮乏的老年人。”赛斯道,“再说他们也不需要什么有趣的话题,只要……那么你不打算来了吗? ”


 


“有空会去的。”


 


“那就是不会来了。”赛斯道,“工作愉快,晏华先生,神会保佑你的。”


 


晏华深深地看了赛斯一眼。“你也是,神官。工作辛苦了。”


 


 


 


 


3


 


“但是我始终搞不清楚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要上课。”珈儿半死不活地趴在桌子上,“而且还要考试……我宁愿提起我的剑去跟那些魔兽决一死战。中央庭到底在干什么?”


 


“别想了,你要是真打算那么干,西比尔老师大概会拿出她毕生的文笔写一篇声情并茂的文章寄到中央庭建议晏华先生在B1区周围加架10米电网。吃吗?”泰丝拉从包里拿出一个汉堡,在珈儿眼前晃了晃——后者毫无反应,意料之中,于是她自顾自撕开了包装开始啃起来,“我记得那谁说过什么来着……嗯,总之还是呆在这里比较好。”


 


“但是这种无事可做的感觉实在很糟糕啊!”珈儿有些烦躁,“中央庭是不是前段时间在征兵?我觉得我可以去试试,泰丝拉,为什么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呢?”


 


“我想你还是不要去尝试的好,他们的征兵公告里有对枪法和视力的要求,以及性别。”菲尼克插话道,“中央庭征兵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证地下城的安全,另外还有负责地上居民的转移护送工作——当然这个阶段差不多已经结束了,别那么看着我,稍微关注一下新闻就会知道的。”


 


“那么在这里写作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是在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上去的情况下尽可能适应地下城的生活。”菲尼克指了指泰丝拉,“像这样,或者你可以考虑加入千藻诗歌的魔王降临教,或者江吾的未来科技研究所……什么的?”


 


“……算了。”珈儿重新趴了回去,“我们还是来聊作业吧,你化学好,教我一下这个题怎么做?”


 


 


 


 


 


 


4


 


“希罗最新的研究你看了吗?”璐璐敲开了爱缪莎办公室的门,“关于黑门能量补充那部分,我总觉得怪怪的。”


 


“欸?还没有哦,”爱缪莎回头,“我不擅长那种高科技的东西啦,干脆就丢给更精通的人去看了。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他觉得黑门是以人类的生命力为基底来补充维持存在的,”璐璐有些犹豫,“也就是说,他觉得我们只要一直呆在地下城,就能非常安全地度过这次危机,但是……”


 


“因为在地下城看星星不那么容易,所以就对自己的判断不确定了吗。”爱缪莎温和地冲小姑娘笑了笑,“不要担心,现在所有的事还在探索阶段,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我们也要给科学家一些容错率嘛。”


 


爱缪莎合上了面前的笔记本电脑,站起身,打量着眼前粉色头发的女孩。璐璐加入中央庭时原本是被作为下一代预言师培养的,以能够在爱缪莎出现意外时及时接手她的工作,帮助中央庭在重要的战略安排上决策……但现在,这个孩子似乎有些别的想法。


 


璐璐轻轻捏了捏衣角,踌躇了一下。她知道不会有别的人比眼前的前辈更适合倾诉了,也知道一旦错过今天,她一定很难再鼓起勇气去提这件事。于是年轻一些的女孩不再犹豫,抬起了头。


 


“我想上去看看。”璐璐道,“请相信我的能力,我不会轻易让自己陷于险地。但我需要上去看看。”


 


 


 


 


5


 


晏华接到爱缪莎的短信的时候才刚刚走到雷切尔的研究所,十分钟前,他解决了最后一个地下城无业游民的安置问题,同时安排好了新一批征兵的训练。雷切尔意料之中地不在研究所里任何对外人可见的正常区域,晏华猜测他又在某个神秘的隐藏房间做那些神秘的隐藏实验。对于这种事,过去的晏华或许会排斥,但非常时期,他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雷切尔说的——“你要是能找到更好的办法,我分分钟就可以停止实验,所以有主意吗我们的核心大脑先生?”——他找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选择默许。


 


唯一令人宽慰而放心的是,雷切尔是一个从不把没有大量确切实验数据做支撑的药剂和物理手术应用在人身上的,有良心的科学家。晏华想,这大概是为什么现在的地下城仍然让他觉得像一个人类聚居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预定接我班的小姑娘想要和朋友一起到房顶上去散散心,有什么推荐吗?”


 


晏华只看了一眼,就关上手机。爱缪莎对中央庭的人手了解程度并不比他差,会发这么一条短信,大概只有个“告知”意义,顶多加上让璐璐宽心的用途,并没有征询他意见的意思。能力出色到擅长单兵作战的人总共也没几个,要么是先锋营的濑由衣和赛哈姆,要么也可能是驻守地下城常规部队里的安,或者暗影部队的蔷薇——鉴于薇拉和妮维今天都有工作,他不认为爱缪莎能找得到她们。


 


上去看看,挺好的。晏华有些随意地在心里评论,穿过研究所被雷切尔设计的像迷宫一样的走廊,走到通常存放新武器的房间。


 


“但愿我这次带过来的全自动运输车够装那些枪的。”晏华这么想着,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6


 


“神官先生需要喝点水吗?”


 


“嗯?咳,不需要,我们继续……我刚刚讲到哪里了?”


 


神官以一种近乎庄严的姿态站在C3区的一块小型人造石上,用一半严肃一半温和的语气认真地讲着那个无聊的话题——晏华指挥着全自动运输车把那些新武器运到部队之后,回到C3区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幅画面。周围教众很多,晏华无意打扰这些在末世中寻求安慰的信徒,也没有往里层去挤,只远远地看着。那人无疑是很擅长安抚人心的。在讲道场合,他完完全全隐藏了那个早晨与自己偶遇时懒散的模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神官。


 


武装让人们的物质有所保障,但信仰可以慰藉精神。你很难评判在这种末世里哪些人的贡献更多一些,但评判它本来就是毫无意义的——在地下城这样的脆弱环境里,所有的微小希望都不可或缺。


 


大概是看见了人群边缘的晏华,赛斯嘴角的弧度稍微上扬了一点,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谈起了平时不会说的话,“所以怎么说呢,抽烟啊喝酒啊翘班泡妹啊之类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做,记得不管走到哪里,神都在注视我们——嗯,当然他总有他的考量,所以拯救这种事不要强求,只要做好自己的部分然后耐心等待就好。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啦,明天教会有免费的面包发,我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大家不要忘了来拿。”


 


晏华看着人群散去。神官解开了系紧的白色神官服外套,随意地披在肩上,又变回了那个随性而懒散的赛斯。他从高一级的小石头上下来,快步走向晏华,表情在看清对方的装束后更加夸张了一点。


 


“真难得看到额外的信徒来听我讲道,但是华仔啊,你们中央庭的工资真的这么少吗?”


 


“什么?”


 


“我早上看见你的时候你就戴着一条很丑的绿领带,而现在你居然换了一条更丑的,难道你的同事们都没有说过这个问题?”


 


“我没换领带。”晏华皱了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大概是在雷切尔的研究所弄上了什么不干净的化学液体。”


 


“有空我得带你去G2区转转。”赛斯围着晏华转了一圈,下了结论,“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经典的论调叫人靠衣装?再让你穿这身混下去,我觉得中央庭就可以不要形象了……还是说你们只有一位女代言人安托涅瓦?”


 


“中央庭不是偶像团体,不需要那种东西。”晏华纠正道,“另外,G2区你是认真的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边的商铺半个月前已经变成了主要卖女性内衣和情趣用品的……”


 


“……”


 


“……?”


 


“我衷心希望这附近没有我的信徒。”和晏华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赛斯终于憋出一句话来,“不然我真可以不做人了。”


 


“概率不大,毕竟你可是全地下城最受欢迎的神官。”晏华笑了,“不过我们谈话的声音很小,你倒是不用担心被人听见。但神官先生,恕我揣测一下,你其实也很久没去买衣服了吧?人靠衣装……嗯?”


 


 


 


 


7


 


如果晏华最后知道爱缪莎派了一个新人陪同作为中央庭副核心的璐璐到充满危险的地面上去,他一定会露出不赞同的表情——但是爱缪莎算准了晏华不会去过问这件事中间的细节,这一方面源于他对于中央庭其他伙伴的信任,另一方面源于在末世中无法顾及全局的缺憾。


 


“万事小心。”临行前,爱缪莎从抽屉深处取出一沓璐璐从未见过的塔罗牌,随手抽了一张递给对方,“星星,很适合你。一切都会好的。”


 


“这是什么?许愿吗?”璐璐对塔罗牌的研究不多,但大略也知道它的常见用途,现在的爱缪莎很显然不是在预言,“谢谢,但……”


 


“不,是祝福。”爱缪莎眨了眨眼,把那张牌按进璐璐的掌心,“拿着吧,必要的时候它会有用的。记得除了查探地上情况以外的那个任务,嗯?”


 


“我没问题吗?”新人站在门口,有些局促地看着眼前的场景,“那个,如果我不能保护好下一代预言师,我……爱缪莎小姐,不然我再找两个队里比较能干的同伴……?”


 


“不,就你们两个去。人太多了有些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爱缪莎制止了他,“不要小看了璐璐啊,在中央庭工作的人,没有哪个是完全没有战斗力的哦。”


 


从地下城通往地上的通道只有一条,并且位于大部分普通民众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的A0区,紧邻中央庭总部的A1区。璐璐带着那个看上去就很没经验的青年穿过两区之间的安检关,走到通道口的时候,青年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为什么会选到我的?”


 


“你是白痴吗?”璐璐用余光看了一眼身侧的人,“当然是因为你看上去毫无战斗力,毫无威胁,派你去才好解决问题啊。”


 


“什……我也是通过了中央庭的征兵测试的!”


 


“但你好像还没经过训练吧?新人?”璐璐道,“哦,不过你的枪倒是很不错,是晏华今天去研究所拿的新一批改装枪吧?”


 


“晏、晏华先生?”新人看上去快要晕过去了,“我,我不清楚,我入伍的时候还没有想好面对这么多中央庭的高层……”


 


“笨蛋。”璐璐摇摇头,“总之你跟好我就是了。我们这次要去东方古街,你的主要作用就是站我旁边装弱鸡,明白?”


 


“……知道了……”新人抹了抹汗,“我、我会努力装好的……”


 


 


 


8


 


“总之,无论浓差极化还是电化学极化,都是不可逆的,只要是极化就不可逆,理解吗?”


 


“……不理解。”珈儿呆滞地摇了摇头。


 


“……”菲尼克叹了口气,“你上次考试究竟是怎么及格的?”


 


“珈儿上次化学考试及格是一年前的事了。”泰丝拉插话,“虽然那次也只考了六……哎呀!干嘛打我啦,头好痛的!”


 


“揭人老底的下场就是你这样。”珈儿活动了一下手腕,“那么……喂,你也不用踢桌子报复吧!”


 


“我没动啊!”泰丝拉露出个无辜的表情,“我再怎样也记得损坏公物要赔偿的事,打桌子哪有打你解气。”


 


“……糟糕了。”菲尼克看了看只剩他们三个人的教室,此刻所有的桌椅都像是突然被赋予了生命力一样,“好像地震了,而且……震源在地面。好在今天不是工作日,学校里应该也没有太多人自习,我们小心一点,先出去再说。”


 


“……”珈儿猛地跳起来,“等等,今天西比尔老师在办公室值班!”


 


 


 


 


 


9


 


黑门在关闭。


 


璐璐一抵达地面就发现了这个明显的现象,天空中偌大的黑门就像被一双手强行挤压一样在痛苦地扭曲着,并且面积变得越来越小。但这并不完全是个好消息。璐璐看了一眼在黑门关闭中更加争先恐后涌下来的魔兽,皱紧了眉头。这个数量不是他们目前的地下城军队能够消灭的,不,不如说把全交界都市的有生力量都加起来也不一定能消灭掉。


 


“天啊……”毫无经验的青年才站到地面上就发出了惊叹,“现在的魔兽已经这么多了吗?”


 


“你在地下城呆了几年?”璐璐没回头,却问了一个前后不相干的问题。


 


“呃,有五六年吧。”青年算了算,自己也不太确定,“在地下城对季节和年月没什么感觉,不过五年肯定是有了。”


 


“这样……”璐璐点了点头,“那么跟紧我了,你对上面的地形不熟。”


 


“等、等等,爱缪莎小姐这次给我的任务不是保护你吗!”


 


“保护我?”璐璐着重咬了“我”字,“下辈子吧,白痴。现在是在地面上,我单靠星星的指引就知道怎样做会更安全了。你只需要管好自己,保证在见到雯梓姐之前没缺胳膊少腿……不,还有命在就行。”


 


 


 


 


10


 


整个地下城都在摇晃。


 


通讯系统陷入了短暂的瘫痪,晏华掏出手机试图向安托涅瓦或者爱缪莎发消息,无果,并且在下一阵更加剧烈的摇晃中由于没有抓稳而丢掉了那只可怜的电子设备。赛斯的外套被甩到了地上,白色的神官服在地上划过,险些为晏华跌倒做出贡献——虽然最后它的主人还是亲自动手做了这件事。他们两个都站的不太稳,在一个剧烈的颠簸之后,两人终于挣扎无果地一齐跌到了地上。


 


“这怎么回事?”赛斯无暇去管他的衣服,“地震了吗?”


 


“我想比那要糟糕的多——呃!”晏华随手抓住了一根柱子,堪堪停住了摇晃,开始庆幸地下城在建设时安托涅瓦对于防震问题的重视(她在建筑问题上确实比我要擅长的多,晏华想),“震源在地上,很可能是魔兽在找地上和地下之间连接的通道……”


 


“有多少条?”赛斯有种不好的预感。


 


“从下向上的只有一条,从上向下的……转移工作刚刚结束,中央庭还没来得及封闭那些通道,至少有7条。”


 


“……”


 


“……没时间了。”晏华喘了口气,“我们先回到中央庭,和安托涅瓦接上信,通知所有在册兵士进入战斗状态,然后……”


 


“没时间了,晏华。”震动稍微过去了一点,赛斯按住对方试图起身的动作,“你想到的中央庭其他人一定也想得到的,这种时候只能考验你们中央庭高层之间的默契程度了。你是不是有一个擅长玩高科技的朋友?”


 


“雷切尔?”事实上晏华也只花了两秒钟就冷静下来,“从这里去研究所是很近。”


 


“你想不想知道全地下城最受欢迎的神官在获得这个身份之前干过什么别的事?”赛斯冲他眨了眨眼,“我打赌你那位朋友早就做好面对魔兽大规模进攻的准备了,我们去找他,一定有惊喜。”


 


TBC


后半段其实已经写完了,但是因为写的过于难看我决定认真大改一下再发……


事实证明我是写不了百合的,所以之前我在群里说要写西珈西的事情大家就忘了吧。

评论
热度(36)
  1. Cha 無此人布都御魂 转载了此文字
    :3
©Cha 無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